Sing Tao Daily 星島日報 (A16) – 26 June, 2017

社會成本不斷升 推高工程費

近年推出的十大基建項目屢現超支,向立法會追加撥款已成常態,反觀回歸前的政府嚴格控制開支,於九十年代推出的「新機場核心計畫」之十大核心工程,「埋單」結帳時大部分也是「有餘」,形成強烈對比。研究有關課題的民間智庫博匯召集人張量童認為,如要打破困局,本港未來需要重新考慮在公營房屋項目輸入外勞,並應重施故技,恢復回歸前曾經採用的換地制度,以降低社會發展成本。

宜考慮恢復換地制度

張量童指出,本港開始步入為一個發展成熟的城市,於現有社區增加基建設施,往往需要克服不少限制,難免推高工程成本,即使現在打算開發新土地,如填海,所需投入的基建成本也肯定遠高於以往。

他亦表示,回歸後的政治環境變得複雜,令負責審批土地或基建項目的政府官員傾向審慎,亦間接拖慢建築流程,進一步加添社會的發展成本。他舉例說:「明明是一年的流程,現在可能三至四年都做不到,購買了土地的發展商變相需要多付數年利息,所建出來的單位怎會便宜?碰巧土地資源又少,令情況更為火上加油。」

針對政府近年推展基建遇上的困局之一,是難以觸碰坐落在市區的貴重地皮,張量童認為隨着本港將會開拓新發展區,未來將有新土地注入,當局應趁機考慮恢復回歸前曾經實施的「換地權益書」制度,以鼓勵業主透過對調方式,釋出位於市區的地皮,減省在市區推行基建的成本。他說:「必須令土地資源得到循環,才有望降低社會發展成本,昔日的殖民地政府就是有見收地容易遇上阻力,實施換地制度來減少在新界收地時的麻煩。」

他又表示,構成建築成本上漲的另一因素是缺乏勞工,留意到建造業的僱主近年每當選擇加薪留人時,工人很多時會選擇愈做愈短,僱主然後被逼愈加愈多,不但形成惡性循環,亦削弱社會的建造能力,故認為社會即使對輸入外勞仍有爭議,但長遠仍應先選取公營房屋項目,特別是居屋項目,試行重新輸入外勞,「當年輕人明白這可令社會『起平樓』,最終自己也會受惠,會有助爭取他們的支持。」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