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g Pao Daily 明報 (A40) – 28 November, 2013

海中建地解住憂

香港居住地方求過於供,政府一直為發展住屋土地絞盡腦汁,可是各種方案都處處碰壁。新界西北發展被轟拆居民屋頂,涉足郊野公園則被怒斥思想生癌,在這片彈丸之地要找一塊寸金尺土實在困難重重,該如何發展新土地才是上策?

 

填海一直是香港歷年以來行之有效的城市發展方案,可是於沿海一帶大興土木往往要付出龐大的環境破壞的代價,兼影響本身的城市景觀。筆者從事城市發展近30 年,在土地發展議題上,與本人所屬的民間智庫——博匯一眾不同專業的資深成員想法不謀而合:政府何不將放向新界北的目光轉投向香港島與大嶼山之間的偌大水域,在該處建起一塊毋須逼遷、不移一木,可任意運用的土地?你或許對這天馬行空的構想嗤之以鼻,誠然,這想法目前純屬大膽構思,可是突破往往不是該先大膽設想,然後才小心求證其可行性嗎?若連想像的勇氣也缺乏,執於緣木求魚,豈不更荒謬?要解決迫在眉睫的房屋及土地需求,興建人工島可能是城市發展藍圖上,一直尋不了的那塊拼圖。香港以四通八達之交通網絡引以自傲,可是對於家住港島的市民包括筆者在內,每次外遊時均得先有半天本地遊的心理準備,因每每要舟車勞頓先從港島出發至九龍,抵青衣再前往大嶼山,方到機場。

 

這說明了我城的交通網絡猶如一完整的四方環缺了一邊。人工島一旦落成,多出的土地不但可回應房屋需求,亦可成為來回大嶼山及港島城市心臟地帶的方便踏腳石,這難道不是一石二鳥的良策?

 

一石二鳥的良策

觀乎北大嶼山及附近一帶的高度發展土地,例如青衣、東涌及赤鱲角的大部分用地均由昔日填海得來。現時的青衣島其實由3 個海島經填海接連而成,本來人煙稀少的青衣、青衣東北方的牙鷹洲以及青衣東南方的洲仔自70 年代起發展,現已成為一自給自足的大型住宅區。至於新機場興建時,赤鱲角大部分土地亦被夷平及與西南方的欖洲連結,以獲得發展土地。由此可見,人工島的構想並非無稽之談。展開香港地圖,可見香港島及大嶼山之間有一無人島嶼——交椅洲。筆者認為,不論擴大發展交椅洲,抑或另覓地點填海建地,皆較於沿岸地方填海彈性大且阻滯少。一來新土地面積、用途可自由掌握,並可將整塊平地物盡其用;二來在了無人煙的海中心大興土木,當中所涉及的環境污染、航道干擾隱憂均屬技術層面問題,相對因在郊野公園動土及遷徙新界居民所激起的反對及社會運動,實屬較易協商解決,起碼是一個可供探討的選擇。

 

若然人工島建成,更可為香港打通脈絡,讓市民及訪港旅客享受真正四通八達的交通網絡。市民及遊客往來機場及市區商業購物重地,省時快捷,此舉亦將配合大嶼山發展,對當地旅遊業及須長途跋涉上班的居民而言皆是喜訊。新的土地可接收市區過於密集的人口,令市區騰出更多空間作社區及休憩用途。此外,優良的地理位置亦預視了新社區的健康發展,避免邊緣化之患。

 

事實上,發展交椅洲作兩島之橋樑的構思,早在九七前已出現於中英談判桌上。十數年過去,香港人口及房屋壓力日益倍增,我們是否應將這片可用之地重新納入考慮?政府近年在土地問題上所碰的一臉灰,或許在遠眺港島西面的那片海域時,迎來的海風將能讓之一吹而散。

 

作者是前城規上訴委員會及土地及建設諮詢委員會委員、現為博匯召集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