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三角建香港飛地芻議

珠三角建香港飛地芻議

| 2002-08-03 |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 P06 | 評論-中港評論 | By Francis Cheung

隨著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香港與其在珠江三角洲腹地的融合是最自然及關鍵的發展方向。香港擁有一貫的有利條件,包括地理位置、基建設施、廉潔政府、成熟的市場機制,講求人權、自由、法治。順理成章地,香港為珠三角地區提供金融、專業及工商支援服務,而這個被稱為「世界工廠」的城鎮群亦為香港提供大量商機。

如果在珠三角建立香港(Enclave)飛地作為試點,選址可以考慮在南沙和前海,實現上述對港的國民待遇及優惠政策,便可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實驗這個創新的意念及進一步從實踐中體驗「一國兩制」的精神。飛地概念能成功落實的話,是「一國兩制」概念的延伸,對中國統一大業有深層的戰略意義。我們不僅只要強化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商貿中心、旅遊中心的地位,我們更要策略性地開發一些能發揮香港在設計與速度優勢的行業如物流與創新科技。遺憾地,香港一直被高成本所局限,導致原來已經缺乏適當專才與研調基礎的高新科技工業無法健康發展。「輸入優秀人才計劃」推行以來,能成功引進的專才數量遠低於需求。究其原因,部分來自物色合適專才的困難,部分源於中國大陸的移民政策及審批程序。人才流通的不暢順將阻礙香港高新科技工業的發展。

在飛地範圍,國內專才可便捷地進出飛地,他們如有需要離開飛地,乘船前往香港,才要進入過境檢制關卡。反過來說,從香港到飛地的訪客也毋須通過移民局櫃位,除非他們要離開飛地進入大陸領域。

中央的支持是關鍵初步建議此等項目由香港科技園公司籌辦經營。科技園公司可向當地政府徵用一幅面積約三十方公里土地,徵用期為五十年。科技園公司將成立一間全資附屬公司去承租、建造、營運及管理該飛地。正因此構想涉及敏感的政經制度上的創新與改動,中央政府的支持及推動是非常關鍵的。

在飛地區域內,一切香港特區現行的行政及司法制度仍然適用。它有自己的警察、執法隊伍、消防及緊急救援部門、市政衞生管理機制及人員去維持治安、保護產權、保障食物與環境的衞生。在工業園內,除了基本的即租即用辦公樓及先進的配套設施外,一些預留地段可讓跨國企業設計及興建度身訂造的生產建設。區內又設有保稅倉庫,儲存未完稅的 高增值半製成品。配套的住宅區內更附設醫院、學校、商場及社區中心。飛地範圍內建渡輪碼頭,提供渡輪服務,直接往返飛地與香港的特定口岸點。

減輕人口壓力這飛地構思更可擴延至紓緩一些香港因人口及收入結構轉變所帶來的公共開支壓力。港府資料顯示,在一九九九至二○○○年度的公共開支中,社會福利開支佔全年總開支的百分之十一。在二百九十五億元總額中,約有一百八十二億元是花在綜援及公共福利金計劃上,受惠人數超過九十萬。這批弱勢社群同時亦享受房屋及醫療等社會補貼,開支估計為一百四十一億元。

隨著人口逐漸老化、經濟轉型帶來的結構性失業以及更多新移民的湧入,政府來年光花在上述福利及補貼計劃的開支將達整體公共財政開支的百分之十三。假如將這社群的一部分移居飛地上,港府起碼可節省百分之三十的費用,每年節省金額可達一百億元之巨。通過公營、私營與第三部門的協作,在飛地範圍內外是可以籌辦一些財政上可行的低技術工業,提供就業機會。這些自助社區能幫助肢體健全的接受綜援人士自力更生。飛地的構思正正是最近港府積極檢討人口政策的
重要課題,成為香港長遠的社會、經濟及城市規劃的關鍵參數。
二○○二年一月十日終審法院的裁決終於為居港權爭議劃上句號。失望的爭取留港人士理應依法在三月底前離港返回內地。起碼六十萬個家庭的成員將被分隔兩地。大部分這些家庭的經濟支柱仍得在香港工作,孩子與他們的母親留在內地。這些兒童將面對一個不愉快的童年及破裂家庭的風險。飛地社區可為這些家庭提供一個家庭團聚的臨時解決方案。兒童可以在飛地內的學校就讀,得到的教學素質與在香港無異;在港工作的父母更可每天傍晚快速地回到飛地與家人共進晚膳,照顧孩子。

如果將兩地間資金、人才、訊息、貨物及服務流通的障礙比喻為水閘,飛地的功能就好比兩個大湖之間的一個設有活門能調節水位的蓄水池。
倘若這方案能得以落實,它將影響不少於香港百分之二十的人口;既紓解上述問題又能每年節省公共開支總額的百分之四。《基本法》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提供了維持原有基本生活五十年不變的法律保障。筆者懇切敦促特區政府高層從香港長遠發展的戰略角度更深入地考慮這飛地概念。

它應該理所當然地是「香港二○三○:規劃遠景與策略」的研究課題及被納入發展策略委員會的會議議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